水利要闻

让节水成为全民行动

    ——写在二〇一八年“世界水日”和“中国水周”之际

      3月22日,是第二十六届“世界水日”,也是第三十一届“中国水周”的首日。联合国确定今年“世界水日”的宣传主题是“借自然之力,护绿水青山”,我国纪念“世界水日”和开展“中国水周”活动的宣传主题是“实施国家节水行动,建设节水型社会”。

      解决中国水短缺问题,节水是根本出路。据统计,2016年全国年用水总量6040亿立方米,万元国内生产总值用水量下降25.3%。我国以农业用水的零增长保障了粮食连年丰收,以用水总量的微增长保障了经济中高速增长。

      严守“红线”,倒逼用水方式转变

      节水,首先从源头抓起。

      严守“红线”指标。我国全面实施用水总量和强度“双控行动”,倒逼用水方式和经济发展方式“双转变”。制度顶层设计,出台“双控”行动方案、节水型社会建设“十三五”规划、全民节水行动计划,31个省区市用水指标分解到地市。

      严控用水总量。水利部加快推进53条跨省江河流域水量分配,20条河流水量分配方案已获批复。严格取水许可管理,对取水许可总量达到或超过控制指标的地区,暂停审批新增取水户。

      5年来,全国开展200多项城市新区规划、工业园区等规划水资源论证,对北京新机场等1万多个建设项目进行水资源论证,核减水量近40亿立方米;对超过区域用水总量控制指标的项目,限批水量近10亿立方米。

      严管用水强度。加强用水定额和计划管理,颁布32项取水定额国家标准,基本建立覆盖主要农作物、工业产品和生活服务业的用水定额体系,31个省区市实现用水定额全覆盖。

      加强用水监控。完成国家水资源监控能力建设项目,基本建成重要取水户、重要水功能区和大江大河省界断面三大监控体系,实现全国75%总许可水量的在线监控,中央、流域、省三级平台互联互通。

      按照规划,到2020年,全国年用水总量控制在6700亿立方米以内,万元国内生产总值用水量、万元工业增加值用水量分别比2015年下降23%和20%,农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数提高到0.55以上。

      拧紧“水龙头”,农业用水实现零增长

      农业是用水大户,也是最有潜力的节水大户。

      疏通渠道促节水。近两年中央投入232亿元,对248处大型灌区、262处重点中型灌区节水配套改造。畅通田间“毛细血管”,小农水重点县建设达到2450个县,基本覆盖主要农牧业县。

      因地制宜抓节水。东北地区推进节水增粮,发展高效节水灌溉;西北地区合理控制灌溉规模,大力推广滴灌、喷灌等高效节水技术;华北压采地下水,发展低压管灌、喷灌和水肥一体化;南方地区以渠道防渗为主,经济作物种植区推广高效节水灌溉技术,提高化肥、农药利用效率。截至去年底,全国新增高效节水灌溉面积1亿多亩。用水少了,效益高了。由“浇地”变“浇作物”,彻底告别“大水漫灌”。

      推进非常规水源利用。加大污水集中处理再生利用、海水直接利用和淡化、雨水集蓄利用等非常规水源利用力度。北京多用再生水,七成以上河湖补水来自再生水。天津精打细算水账,把水细分为5种:地表水、地下水、外调水、再生水和淡化海水,差别定价、优水优用,工业用水重复利用率达到92%。

      全面加强工业、服务业和生活节水。重点实施高耗水工业行业节水技术改造,严控高尔夫、洗浴洗车等高耗水服务业,全国建成节水型企业、公共机构、小区等各类节水载体5.5万个。

      让水“活起来”,政府市场齐发力

      节水,需要政府与市场“两手发力”,建立长效机制,激发节水的内生动力,促进“要我节水”变为“我要节水”。

      水权改革,确权到户。过去“水从门前过,用多少都没错”,如今行不通了。2014年7月,水利部选择河南、宁夏、江西、湖北、内蒙古、甘肃和广东等7省份进行水权试点,经过3年多实践,探索了不同类型的确权方式,形成了流域间、流域上下游、区域间、行业间和用水户间等多种行之有效的水权交易模式。

      建机制、立规矩,让水“活起来”。制度跟进,水利部出台水权交易管理暂行办法和加强水资源用途管制的指导意见,防止套取指标挤占合理用水。各试点地区出台了制度办法:宁夏、江西将水权确权和交易纳入了水资源条例,广东省出台水权交易管理办法。

      水资源向高效益领域流转,“向政府要水”变为“市场找水”。宁夏探索农业节水—水权转换—工业高效用水,单方水效益由2.9元提高到156元。甘肃武威市凉州区开展农户间水权交易,2016年交易水量603万立方米。

      推动社会节水。在工业、农业和生活用水领域开展水效领跑者行动,带动各行业节水。落实《水效标识管理办法》,建立我国水效标识制度。31个省份启动以县域为单元的节水型社会达标建设。